发新帖

潇潇视角▏2018.6.16骑驴天堂寨

云潇潇 2018-6-18 651

大神的自白,总是一种无奈的表现。并不是不想一起骑行,只是觉得你太慢。快或者慢都是一种表象,这种表象更体会在一种选择中。骑、推、搬自然会慢,但是慢骑行享受的是旅途的风景;公路驰骋是快,体现的是一种所向无前的勇敢。感悟才是骑行的第一要点。

集合点,零零落落的几个人,忽然有种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感觉。空中阴云密布,似有暴风雨来之征兆。

阳光总会和你玩笑,时而云后,时而洒下金光,断断续续,不知其所以然。玉仙河干涸了,只剩下乱石滩,裸露的鹅卵石还在诉说着曾经的流连。山青自然要有水秀,可是北方的山唯独缺少了这点灵气。穿越在绿树间,凉风习习,还能感悟那种夏日的甘甜。

雪花洞,让人感悟了岩溶地形的深浅,遒劲的书法,让人想象的很是遥远。山路示意图,倒是让我们明白了前路之艰险。

山之高处,伏羲山大峡谷的交叉口,我们到了山脊,开始了路途最艰难的攀援。艰难之处,相互提携,峻极之山,可一览山河。看云山雾罩,朦朦胧胧,江山如此多娇,可见一斑。

穿越丛林,还有一树黄杏挂在枝头,幸福的采摘,各种喜悦溢余心头。采摘之余,自然不能忘记晒朋友圈,看那专注的表情,都可以感知一种来自内心的荡漾,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吧!

大山还是大山,似乎没有方向的挡在你面前,顺路而行,碎石难行,树间穿行,树刺随时刺破衣裳,留下点点瘢痕,让人记忆深刻,更有甚者,还有大黄蜂蛰过的狼狈。

南寨门通过,稍作休息,看骑士哥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。低头稍看燕子微笑的面容。耐心的等待下,我找到了北寨门,和南寨门一样宏伟壮观。

据传天堂寨为元人郝义所见,南宋灭亡,挺宋之遗民和元兵一直奋战,直至最后躲避山林,建天堂寨与元兵抵抗到底,清后改名二郎寨。进入山寨,寨墙依旧,孤零零的俯视着那些山路,虽然破落,但并没有丧失当年的英豪。

山寨之瞭望台,骑友欢呼雀跃,兴奋异常,看大好河山,赏如此美景,心情愉悦,无以言表。艰难行程,杨树沟午餐,依旧的美食,让人徜徉无边。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