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山寨郑州之八蜂障寨

云潇潇 2017-2-8 382

郑州山寨之多,并非一言可以避之,而是说了很多还不能说清楚。八蜂嶂寨,不知道有多少人去过,或者知道这个名字?还是老规矩,先讲来历,再讲骑行的故事吧!

八蜂嶂寨,原名太祖寨(大宋帝国第一位皇帝赵匡胤),始建于宋,修复于清。关于山寨再修复和再命名的过程中出现了另外一个故事。

据传,清代修缮山寨的当天,有八窝蜜蜂经过,围团而行,遮天蔽日,场景壮观;百姓迷信,同时也为纪念山寨重修偶遇罕见现象,遂将山寨重命名为“八蜂嶂寨”。此寨东、北两面寨高坚固,西、南两面绝壁悬崖,易守难攻,可谓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。

据说曾有一支义军驻扎此处,官府派兵数次围剿,皆因山势险要,久攻不克。洞悉山寨无水缺粮,随改变策略,只围不攻,切断通路,堵粮断水,意图不战而屈人之兵。岂料围困半年,义军将士作战骁勇依然,官府不得不派精兵倾力围剿,义军终因力量悬殊而落败,等官军攻入寨内,却发现寨内空无一人。所以出现了很多的疑问:为什么义军能在官军攻入寨内之后能全身而退?在围困的半年中如何生存?这就变成了谜!有人说:山寨有秘密通道往山寨运粮,有山泉供义军饮用。但是没有找到山泉,也没有找到通道!

谜一样的故事,谜一样的山寨,如何不让人思虑万千?还是那个水头明月,还是那个搠刀泉。明月寺见到了一常驻方丈,闲聊之间,方知寸间天地,也有神明。搠刀泉,造就了山间小民不同的生活和生存的空间。

顺山而行,不见人影,空闻黄鹂时鸣山涧,让人想起王维先生的诗句:“月明惊山鸟,时鸣山涧中。”偶尔传来布谷鸟声,山间云雾缭绕,好似仙境,有一老哥同行,坚持不懈,十一楼主帮忙搬车,倒落得一世英名。冬天去了尚可,还可以看到羊肠小道直通山巅,夏天去了倒是不知道路在何方?

不管春夏秋冬,不管风土人情,只要我们还有向前的心,路就在脚下,就在远方。秋冬的苍凉,春夏的花香和绿荫,都是我们的向往。满目苍凉,落叶萧萧,只有光秃的树干告诉我们这个季节的风光;夏日里还有同行者告诉我们这种花草叫做紫云英。

夏日的山巅,天气说变就变,不经意间小雨不期而遇,瞬间撒上面颊。十一楼主很奇怪的问了一个问题,这样走,哪里才是我们的方向?前方。十一楼主拿出了指南针看了看,问这个是什么方向?南方。

翻越垭口,看到了炊烟袅袅,似有农家午饭尚熟。乱石山间,走了半天,看到农家锅灶已是下午两点的时光。“灭此朝食”也是我们计划中的故事,即便是挨饿也要等到三四点的时光。庙子卤肉的香味已经飘荡在我们的脑海和心间,只是道路还有一定的遥远。

翻山、翻山、惊起一群小鸟在天边。山寨还是那个山寨,只是山寨上多了几头黄牛,瞪着眼睛看着骑行的红装。我提醒后来的骑友注意,那条黄牛发红的眼睛,似要搏斗的瞬间。

顺路而下,铭牌之下,解释了众多的疑团。搬车翻山,杨树沟的老杨树下,到了山峰之巅。梦想总是在遥远的天边,希望有一天能在树叶长满山路的时间,走过那条不曾留恋的山顶,看晴空万里,看风雨无边。

杨树沟,偶遇骑行杨树沟的团队,回望云雾满山的八峰嶂寨,路还真的不知在何方?骑驴,是一种全身心的运动,骑行,徒步,还加上负重。一位65岁的老先生让我们尊重,没有屈服和退缩,一直走到山巅。

骑驴八峰嶂寨是对一个人意志力坚强的考验,没有坎坷怎么会有人生的坦途。只有向前,我们的方向只有向前!

最新回复 (4)
八大山人 2017-2-8
引用 1
书香中原 2017-2-9
引用 2
好!活动前先做好功课,旅途一定更有趣。观看老照片,回味更无穷。赞!
氢气马达_1482350396 2017-2-9
引用 3
青衣锦 2017-2-10
引用 4
路过几次还没去过
返回